相关文章

安徽霍邱秸秆回收项目“烂尾” 成村民口中笑话

一位村民爬上秸秆堆,仿佛在“登山”。

  秸秆禁烧,在每年特定时期都会成为地方政府的工作重点。去年,霍邱县政府在秋收秸秆禁烧期让各乡镇建立秸秆收储转运点,然后出售给霍邱凯迪生物质电厂用于生物质发电,该创新举措曾让环保人士“眼睛一亮”。然而大半年过去了,有知情人士向本报反映,霍邱去年秋季轰轰烈烈的秸秆回收项目早已“烂尾”:“储运点里的秸秆堆得跟山一样高,都烂掉了。”

  □探访

  村民口中的“笑话”

  14日上午,记者赶往霍邱县。到达临水镇附近时,沿路的农村居民家,几乎每家门边都堆着高高的秸秆垛子。长期的风吹雨淋,这些草垛都已经变黑霉烂。

  “以前政府不让在田间烧,俺们就堆着。去年临水成立了两个大的‘草场’(秸秆收购点),专门收秸秆,俺们相当高兴。”一位村民告诉新安晚报、安徽网记者,“可这两个场收了一段时间就不收了,里面的人都散了。我们只好把这些麦草(秸秆)堆着,让它烂掉吧!”在采访中,临水镇不少人回忆起当初收购站成立时候的场景。“那实在太热闹了,朝里面送稻草的车都挤不过来,草场里面的人都忙昏了。”一位村民回忆说,可草场才忙活了一两个月,就停止收秸秆了。“你如果到司圩村那草场(收购点)看,就剩一个瘸腿的老汉帮忙看场子了,别的干活的人都走了。”

 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,事实上,在不少村民口中,去年轰轰烈烈上马的秸秆收购站,陆陆续续都成了一个个“笑话”。

  那一座座“秸秆山”

  去年9月,为响应县里建秸秆收购点、绿色回收秸秆的号召,霍邱县的老王和当地刘老板等三人意气风发地筹集了几十万元,在司圩村办起收购站。8个多月过去了,只要提起这茬事,老王就欲哭无泪。“它要沤烂了!”采访时,他不停地念叨着。

  记者赶到霍邱县司圩村,走到一座桥附近时,一块广袤的田地在民居之间显露出来,估算有几十亩。远远看去,田地里挨挨挤挤地堆着白色物体,每堆都有好几米高,靠近才发现,这堆积如山的白色物体就是已经变色的秸秆堆,现场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腐烂气味。老王说,这里就是司圩村的秸秆收购点。

  “你看这些黑水,就是秸秆沤烂的水啊。”老王随便翻开一个秸秆堆,腾地冒出一股热气,里面的秸秆腐烂得像泥土一样。

  “这里面有好几百吨秸秆,价值20万呐,而且都是我们合伙人凑钱补给老百姓的,现在都烂成这样了!”老王说,“我这只是其中一个点,其他镇的情况更严重。有的收购点叉车、打包机全部齐全,投入近百万,现在本都拿不回来!”

  收购点状况都一样

  按照知情人士的指点,记者又来到霍邱县周集镇,该镇的秸秆收购点就位于国道边。这里规模很大,入口处就是一排工棚,旁边是大量已经打包捆好的秸秆堆在一起。几辆崭新的叉车、打包机就在这些秸秆堆旁边。记者来到工棚旁边,发现房门紧锁,但能看到里面堆放着很多工人的衣服。“这些衣服都是原先的工人穿的,你想想(当时)有多少工人在干活啊。”一位知情人士叹口气说,“从去年11月份就很少有人干活了,现在全没了,只有一个看门的在守着。”记者探访了霍邱县3个乡镇,这3个乡镇境内各收购点无一例外都是秸秆严重积压,而且腐烂严重。